新笔趣阁 > 异世无冕邪皇 > 第5307章 暗府掌座

第5307章 暗府掌座

  
     混乱的天鹰都街道上,到处都是杀戮和哄抢,鲜血染红了街道,顺着废弃的沟渠,汇成了红色的血河。
     胥白指了一个方向,带着祝英、流苏、潭渊三人转战下一个街区。
     这个老头在天鹰都附近混了接近两万年了,实力是四人中的翘楚,仅差一步,突破二转。
     但就是这份实力,他仍旧一步一个脚印,走的非常踏实、小心。
     胥白对天鹰都的情况非常了解,他知道哪家哪户都有什么,哪里有高手,哪个人不能招惹……这些他心里都非常有数。
     “先去南城,城里的乱象还能再维持一会儿,但绝对不会超过一日。”
     胥白絮絮叨叨的说完,膀大腰圆的潭渊忍不住发问道:“亚父,你刚刚说你认得勾魂使者,还说他很厉害,我却不这么觉得……”
     潭渊心里多少有些不爽。
     他、流苏、祝英,是一起飞升的,在下界的时候感情就非常深厚。
     三人之间的关系,就好比风绝羽、龙战、黄天爵一样,都是过命的交情。
     三人飞升的第三天,就遇到了一场险些让他们终了一生的磨难,当时是胥白出的手,将三人救了下来,并且为了给潭渊疗伤,胥白还非常仁义的将自己收集了几千年得来的神药,给潭渊服用。
     正因为有了胥白,三人才没有在来到险恶的神界第三天,把小命丢掉。
     后来,潭渊三人非常感恩,便尊胥白为亚父。
     而胥白这个人也十分心善,之后就带着三人经常来往于西界的各个都城,甚至还传授潭渊三人技艺。
     这些年,四人一直待在一起,感情非常深厚,因为救命之恩,潭渊、流苏还有祝英也都非常尊敬胥白。
     所以有的时候,胥白说话,三人是能听的进去的。
     赶往南城的路上,胥白坦言道:“潭渊啊,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傲了,眼晴里容不下其他人,我告诫你很多次了,能飞升到神界的人,哪一个都不白给……”
     胥白先是语重心长的训斥了潭渊一番,然后话锋一转说到风绝羽身上:“这个勾魂使者,跟我之前见过的所有小神都不一样,一般的小神刚来神界的时候,都会茫然无措、义愤填膺,只有这个勾魂使者,融入的非常之快,我记得那天看完他杀人的时候,还听到神兵岭的小神们都在议论,这个家伙,飞升短短数日,就敢跟飞升数千年的小神争抢洞府,还能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杀掉,说明此人不仅不白给,下界修行时基础打的也十分牢固。”
     “你们要知道,一个刚刚飞升上来的小神,金身内是只有一半神力转化为真神力的……神界的引力极大,正常人连走路都困难,他敢杀了飞升数千年的小神,抢对方的洞府,这不是鲁莽,而是自信……”
     “再说他的剑术,虽然说旷古烁今有些夸张,但一看就是花费了无数心血修炼出来的精妙剑术,最最关键的是,此人的真神力异常雄浑,绝非一个小神能够具备的潜质……”
     壮汉潭渊听到此处忍不住惊讶道:“亚父,我们都知道您精通“缔灵神术”,您是不是看出什么了?”
     流苏和祝英听完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现在才想起来,他们的亚父还精通一门非常强大的神术。
     胥白闻言嘴角向上微微一扬:“你们才明白我说这番话的根据在哪里吗?”
     流苏面色凝重道:“看来亚父真的看出来了……”
     祝英道:“亚父的缔灵神术能够洞察神之金身所在,正因为如此,才具备其他人并不具备的修为,亚父,难道此人的金身有问题?”
     胥白抿嘴一乐,继续保持沉默。
     三人被吊足了味口,有点着急,祝英急不可耐道:“亚父,你就跟我说说吧?”
     胥白这时才说道:“老夫刚刚的确施展缔灵神术来着,不过你们也知道,修炼缔灵神术非常困难,老夫研习一万两千载,方得小成,至今不过凝练三种道则而已,没错,我刚才的确对他施展了缔灵神术,结果怎么样,你们猜……”
     “他的金身真的有问题?”三人含糊道。
     “不是有问题,是太多了……”胥白终于和盘托出。
     流苏:“太多了?有多少?”
     “以老夫的修为,只能看到六十尊,而且这绝不仅仅是他的全部金身,老夫还看到此人的某些窍穴中有精纯的真神力凝聚着,若老夫猜的没错,此人的金身数量应该在一百尊左右。”
     “一百尊金身?”
     听胥白说完,祝英三人终于忍不住惊讶起来了。
     潭渊还十分不甘心承认的摇头道:“不可能,怎么会有这么多?据我所知,我们所修行的下界中最强的一个人才修炼出了四十余尊金身,而凡俗界各级修真星的顶尖秘法只有那么几种教人如何拓展金身的,放眼天下,能修炼四十尊金身的人已经是绝顶天才了,没有人可以达到上百尊?”
     “怎么不可能?”胥白语气依旧平淡道:“在老夫修界中,便有人因为修炼了特殊的本源以及功法者,凝练了很多金身的,据我所知,在老夫本界中就有这么一个才华横溢的天才,将金身数量修炼至一百三十五尊。”
     胥白无所不知地说道:“你们或许有所不知,这拓展开辟金身的法门,世间绝不稀缺,各个星界、各大修真星,总有人传承甚至开创此等拓展金身的法门,然而真正能大量拓展金身的,凭借的绝非单一的法门,它需要一个人的潜力、肉身修炼基础、元神意识的境界、对天地大道的领悟、自身修炼的本源……甚至于不可或缺的种种奇遇和机缘……”
     胥白吐沫横飞道:“总的说来,这个世上不缺少天才,但是真正的天才,靠的也不仅仅是自己,他是需要各方面机缘相辅相成的结果的。”
     胥白说完之后终于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总而言之,这位勾魂使者绝非是池中之物,我不让你们与他交恶,是为了你们好,据我观察,以此人目前的修为,即便就是我们四个联手有足够的把握杀了他,但老夫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保证我们四个人全都能全身而退,流苏、潭渊、英儿,还记得我教给你们在神界生存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吗?”
     三人同时点头,然后异口同声道:“记得,两个字,活着。”
     “对。”胥白点头道:“活着,只要活着,永远都有机会,但要是死了,那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。我希望下一次,你们再遇到他的时候,千万不要与他交恶,尤其是英儿,你跟他结了梁子,日后若是遇上,能跑多远就跑多远,一定不要尝试与他交手,否则,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     祝英三人对胥白这个亚父还是十分信服的。
     毕竟这个老头学过一种别人都不会的强大术法,能够看到人体内的神之金身。
     当然,这种神术也不是绝对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     想要练到洞察秋毫的地步,必须再花上十倍、百倍、千倍的努力。
     见三人点头,胥白总算放心了,他仰天长叹道:“也就是勾魂使者的修为还没有突破一转,倘若是突破一转,恐怕老夫也看不出他的底线,要是稀里糊涂的动了手,我恐怕会追悔莫及啊。”
     听着胥白叹气,三人面面相觑,各有心思。
     而与此同时,正在城中夺宝的风绝羽只觉得耳根子有点发热。
     “咦?谁在背后念叨我的呢?”
     他揉了揉耳朵,正打算看看哪里还有宝物出世,顺手再抢几件过来,就在这个时候,一团青雾突然出现在他的前方。
     “呼!”
     冷风吹过,青雾散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青袍中年,手里拎着一条金灿灿的钢鞭。
     “阁下,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     风绝羽一看来人,当即愣了一愣,因为他认得这个人。
     此前,这个人就在聚宝楼外盯着聚宝来着,风绝羽还记得他腰上缠的那条龙形玉带。
     “我见过你,阁下,有何贵干?”
     “只是随便聊聊。”
     中年留出一口白牙,嘴上留着稀疏的小胡子,双眼炯炯有神,看着非常精明。
     “聊聊?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跟阁下聊的。”风绝羽打算拒绝。
     中年并不意外道:“阁下担心在下会对阁下不利?也不奇怪,能在短短三个月就杀了十七名下级管事的勾魂使者,应该是个小心的人。”
     中年的话,让风绝羽皱起了眉毛。
     看来此人对自己也有几分了解。
     就在这时,中年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铁牌,亮出来道:“我先介绍我自己一下吧,在下冷泉,是天鹰都暗府掌座。”
     “掌座?”
     风绝羽听完,暗吃了一惊。
     他在天鹰都待的时间也不短了,天鹰都有两位掌座,虽然没见过面,但都听说过,一个叫茂名、一个叫华章。
     真没听说还有一个掌座叫冷泉的?
     想到这,风绝羽眉宇一凝,沉默了下来。
     而冷泉似乎看出他心有怀疑,笑道:“不用想了,暗府是三百年前成立的,我们直属城主,至今除了茂名和华章以外,各级掌使都不知道有这个洞府的存在,现在,能聊聊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