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命运余烬 > 第二百零一十四章 大水漫灌

第二百零一十四章 大水漫灌

  
     这带着官腔的话,让他更加为难。
     “仙法复活,若是说出去,天下人会认为是宣扬新一轮的登仙。”
     说罢他站了起来,又很无奈:“军府若是承认有仙法复苏,如何对国民交代,天下各个势力都会出现,天下一乱,苦的还是百姓!”
     “目前我们在和道门死磕,天下一乱,对咱们就是灭顶之灾。”
     “他们如果回来了,复活了开创帝国的各位仙尊怎么办。”
     没有人知道仙什么会复活,仙从何而来,更不知道仙要到哪去。
     如果仙人回来了,历史里沉睡的天骄都会苏醒,旧王都会回来,局势不可控制。
     如果仙成功了,大周该怎么应对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威武候他一脸严肃,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 “麻烦天岳将军去把我的军玺和闲章找来。那个档案里有,还有旧王时发行的钱币。”
     大周制时候,皇帝和诸侯王的印才能叫玺。
     帝国是由圣皇带着众人,平定妖魔纪末年的天下大乱而创立的,也就是说,只有第一任威武候才有玉玺。
 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 天岳将军原本是墨家遗孤,是威武候的救命恩人,创建阳城繁华的第一桶金就是他出的。
     “把军符拿来,是刻在玉板上的,这个一式三份,不会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风化。”
     天岳将军带着几个工作人员跟了上去,随着来到工作人员曾经用过的军机里,小隶开启了机关,带着众人拿回来东西。
     威武候接过东西,交给天岳将军:“你看看吧。”
     天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天下局势越来越不明朗,有种风雨压城的感觉。
     天岳把这些讯息都记在脑子里,他算是个聪明人,成熟干练,可面对这天下变化,却是不知所措。
     而且军府出生出谟划策四十多年了,从来不知道这房子里有这么个机关,这番神操作,让他目瞪口呆。
     往下翻了几页,看到了各世家的祖训,他知道这个祖训,再看这古老的契约,还真跟家族档案中的契约一样。
     天岳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得稳住众人的言论,说明是妖人霍乱天下,正在与智囊团商议对策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天变了…
     窗外却是雷鸣火闪,一夜大雨未停。
     起先谁也没注意,可雨却越下越大,这天竟然像烂了似的。
     天尚未亮,原来的侍卫,虎将黑子来报:“不好了,候爷,水已经浸到二层楼面了。”
     军候皱起了眉头,他心中突然感到一丝不安。
     “逆天行事,老天惩戒余等?那吾等的罪过就大了。”
     天岳站了起来,望着窗外,神色凝重地说道。
     “看来豫皇干了傻事,天灾降临的那一刻,豫皇就打算割龙王头降雨,最后我们都知道,他自不量力罢了。”
     “这雨…,天要罚也得来罚修士才对,哪有去惩罚百姓的道理。”
     威武候,“豫皇的锅还得咱们背,我命由我不由天,众将军休要惊慌,我上屋顶去看看。”
     话音未落,一道白芒闪过,人已从窗户闪出,立于屋顶之上。
     天空中,一道道闪电,一声声雷鸣,直击头顶。
     可是离他尚有数丈远,便转弯了。
     不大一会儿,屋顶被雷击得稀巴烂。
     威武候运起慧目来,不由得心里一沉。
     四条恶龙在施云布雨,雷公电母一会也不曾停歇。
     当年修城时就考虑到了要防洪减灾的。
     所以军府在阳城中最高处,现在水已经淹过二楼楼面了。
     可眼下一眼望去,全城仅仅有十数栋房子顶还露在外面,水面上恶浪掀天,各种各样的东西在水里沉浮不定!
     他定睛一看,竟然有不计基数的尸体!
     威武候的眼睛湿润了,不管是人还是动物,这些生命是无辜的。
     王侯怒了!
     怒了,后果当然很严重!
     与众人匆匆说了几句话,转身便要离开。
     化作一道白光,人已出现在屋顶面前!
     天岳讷讷地说道:“阳城已经没有了,水是突然满上来的,根本来不及转移。”他的眼内也已经是泪花闪烁。
     “事已至此,我欲飞上去,擒龙止雨。但此去生死难料,活下来的就都是家人,你要照看好他们难民。”
     威武候塞给了他一道符,转身欲走。
     “谨记着老祖当年的训示,我一定拼尽全力确保大周子民的周全的。”天岳低着头望着威武候道。
     武侯化作一道闪电而去,阳城正上方的天空中,乌云层积如山,汹涌胜潮。
     黑、青、金、红四种颜色的龙,巨大的龙,在空中盘旋着。
     龙身之长,叫人一眼望不到头,龙身之大,宛若巨山。
     一对龙眼,宛若两个火山熔池,闪着暗红色的光!
     四条巨龙,八只龙眼,泛着恶毒的红光,全力祸害着栖身于阳城的众生。
     他们便是大周四海之龙王,先天灵异,位列仙班的伪神。
     伪神雷公拿头一付大钹,正在努力地击打着,他每一击便有数座云山相撞,巨响不断。
     威武候是双命格之人,武道已经登峰造极修为通神,却也感到震耳欲聋。
     电母灵电剑指处,光透层层乌云,横竖乱闪,直向凡间每一处黑暗的角落。
     威武候飞向云头,回头望着波涛汹涌的阳城。
     这些伪神为什么要害这一城生命,但他一定要制止他们继续作恶。
     他看到几人逞凶,“妖孽住手!”一声暴喝,声雷滚滚。
     青龙乃是东海龙王敖八,他扭动着巨大的身躯,头也不回,一串响彻天际的大笑之后,讥讽道:“你算哪根葱?在此装大尾巴狼。”
     “凡人,学了天地术,能上云头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,哈哈哈……口粮罢了。”
     这金龙是西海龙王敖衙,他围着威武候转了一圈,张牙舞爪地盯着他,血口一张,轻蔑地叫嚣着。
     乌云越积越多,雨越下越大,军府已经危在旦夕!
     此时哪里能容得威武候考虑许多,初踏云头,便运起十成的武道,发出一声长啸!
     “杀!”
     这一声长啸,震散了乌云,让乌云露出半张脸!
     震得四个龙王停下身,雷公电母更是捂着耳朵,退到天际。
     这凡人有这么深厚的功力,四个龙王惊呆了。